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从网文开始做二次元教父, 第17章 学霸の气息免费阅读

第17章 学霸の气息
    和伏见司在家庭餐厅解决午饭,回到事务所已经是下午了,佐仓苓音并没有在这——她回去复习去了,下个月月初就是期末考试。

    竹中祐一也不是去找她的,他来事务所拿试音会的资料,只有一个槙岛沙织的试音肯定不行,要广撒网,多捞鱼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最近所有会举办的试音会资料了。”负责收集这方面信息的妹子对竹中祐一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竹中祐一对她微笑了一下,后者立马低下头,脸颊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竹中祐一并没有看到这幅光景,不然又要感叹一句这该死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最近要动画化的作品。《***》?这......”

    首当其冲的就是著名骨科番,着实给了竹中祐一不小的冲击。

    “这也能请表番声优的吗......”

    你有信心帮我把和服再穿上去吗.jpg

    passpass.

    竹中祐一把《***》放到远处。

    “出包王女第二季......出演路人角色的话还不错......”

    “魔法*目录第二季?这个很好,等会看下有没有路人角色。”

    《魔法*目录2》《更多出包王女》被他放到手边,作为待定。

    目前所持有的资料并不是很多,这些试音会很快就被分为了三份,一份是不适合的,一份是可以争取路人角色的,一份是可以争取主役的。

    可以争取路人角色的有《天降之物f》《只有神知道的世界》《女仆咖啡厅》,虽然i*销售只能让佐仓选一部番免试配路人,但并不妨碍她自己通过试音会抢到角色。

    可以争取主役的只有两部:《侵略!乌贼娘》和《侦探歌剧少女福尔摩斯》,这两部番的主役都和佐仓苓音契合度较高,拿到角色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整理好资料,竹中祐一开始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您好,我是i务所佐仓苓音的经纪人竹中祐一,对于贵方制作的《侵略!乌贼娘》我们有意试音乌贼娘......好的,感谢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竹中祐一在《侵略!乌贼娘》上打了一个勾,代表试音机会已经拿到了。

    制作方一般不会嫌试音的声优多,所以只要打个招呼基本都是能拿到试音剧本的,尽管如此竹中祐一还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可关系到他的lv.03随机能力!

    “接着是《侦探歌剧》。”

    “喂您好,我是i务所佐仓苓音的经纪人......”

    两通电话打下来,竹中祐一都成功地拿到了试音机会,只不过《侦探歌剧》的四个主役已经内定了,他拿到的是配角的试音机会。至于那些路人角色就没必要特意打个电话了,直接去试音会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伸了个懒腰,竹中祐一今天的工作也就完成了,等到明天这两个制作组还有《俺妹》制作组把试音剧本送过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再拿给佐仓苓音,到试音会开始之前都不会有任何工作了。

    但工资还是照样拿,美滋滋。

    竹中祐一看了眼时间,准备回家码字了,经过门口的时候两排站着像是迎宾人员一样的声优们对他鞠躬,齐齐喊了声:“您辛苦了!”

    他早上来的时候就被这阵仗吓了一跳,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,心里感叹了句“残酷的社会”,然后就在声优们希冀的眼光中迈出大门。

    制作组虽然不嫌试音的声优多,但也不想增加太多工作量,别看竹中祐一想要的试音机会都拿到了,那是因为佐仓苓音这个名字就在事务所的推荐名单内。

    像没有事务所推荐的声优——就是门口站着的那些,他们连试音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在某天被某个声优前辈或者经纪人青睐,在一次路人角色的演绎中大放光彩,再出人头地。

    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伏见司说得很对,霓虹最不缺的就是声优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把今天的成果用邮件发送给佐仓苓音,竹中祐一正准备大喊一声“键来”开始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”的时候,佐仓苓音一通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空了吗?给我补一下课。”

    ?

    “佐仓小姐,我发给你的是要试音的角色,不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,你怎么就和补课扯上关系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,我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,这个很重要!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来给我辅导一下功课啊!我们不是约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和你,哦对,好吧,我出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竹中祐一也觉得期末考试重要点,大不了争取下明年1月新番的主役吧。

    就是不能躺着拿工资了。

    生气!

    见面的地点是上次那家咖啡厅,佐仓苓音现在是高二的第一学期,竹中祐一现在刚毕业,知识还没有还给老师,辅导功课还算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他还在担心东京这边的教育水平是不是高的离谱,他在家乡那边的分数拿到这里根本不够看,佐仓苓音的表现让他彻底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“这题不难,你看,它说两个函数在相交点处有相同的切线,你先把f(x)和g(x)分别求导然后把f(x)g(x)和f`(x)g`(x)联立起来,这样解出来的x就是题目要求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......”佐仓苓音点点头,然后问: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联立起来就是题目要求的那个点了啊?”

    从那开始讲吗?!

    竹中祐一惊了。

    “你平常上课都在干嘛?”

    佐仓苓音支支吾吾地狡辩:“我,我平常都在忙声优的活动的,很少有时间去上课的。”

    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是你的经纪人,你有什么活动我能不知道吗。

    出于“学霸の怜悯”,竹中祐一也不拆穿她,从定义开始给她讲解。

    这一讲就讲到了黄昏时分,看时间差不多了,竹中祐一一脸满足地起身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,佐仓桑,你做的很好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剩下佐仓苓音趴在桌子上,一脸被玩坏了的表情,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求导。

    两人一下午啥也没干,就光搁那求导了——收获自然也不小,至少佐仓苓音现在已经能轻松做出一些基础的求导题了,一天能突破一个知识点,那就是胜利。

    走出咖啡厅,竹中祐一仿佛来到清晨的密林一般舒爽地扩张了一下身体,深吸一口气,然后带着愉悦的表情吐出,黄昏时的光辉洒在他的脸上,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层金光。

    啊,学霸の气息。
为您推荐